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工智能世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回复: 0

飞越乌托邦:从《一无所有》看科幻小说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177

帖子

63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63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一个除却中学时代对科幻题材的短暂狂热之外,所读小说量甚少(而且不成体例)之人而言,在此谈论“作为类型文学的科幻小说”这一宏大命题,自觉有愧,并不够格。然而托专业之福,在接受了一定程度的社会科学训练之后,笔者有幸以政治学学生和小说作者的双重视角,审视最常接触的两类作品:一为学术文献,二为 以人文社会问题为背景的虚构作品。 笔者认为,二者最根本的不同在于其写作目的:社会科学家阐述问题,提出指导性的建议或解决方案;小说家叙述故事,讨论其意识形态根源,但不提供解决方案。换言之,小说虽谈论思想,但小说家写作的目的并不是宣传(或反对)某种思想。

113858xw2jvjgc3wxv3l33.jpg

  这种观点无疑是有争议的。毕竟放眼世界,涉及政治、哲学和社会题材的小说,完全不受个人观点影响的作品可谓凤毛麟角。在这里需要澄清一点:一部小说具有(或它的作者持有)某种鲜明的观点,与一部小说是为阐释某种观点而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小说并非为“文以载道”的传统而生,也不是披着虚构外衣的政治或哲学论文。倘若一部小说仅仅作为政治思想的载体儿存在,不论这种思想是多么高贵,可敬或正确,这一点足以破坏掉这部小说的大部分文学价值。乔治·奥威尔的《1984》、《动物农场》,安·兰德的《源泉》、《阿特拉斯耸耸肩》这一类作品,之所以被人铭记,是因为其中尖锐的思想,但这种价值与文学价值几乎无关。米兰·昆德拉对《1984》有着尤为负面的评价:“奥威尔的《1984》……这部小说与诗意彻底隔绝;它是小说吗?它只是乔装为小说的政治思想……奥威尔小说的流毒在于,它将一种现实无可挽回地缩小在它纯政治的范围内,而且只局限在这一范围的否定面上。我拒绝这一龟缩,尽管它一再接口说此举有利于与可恶的极权主义作斗争,是有益的宣传。可恶的恰恰是把生活缩减为政治,把政治缩减为宣传。”

  笔者十五岁时第一次读到昆德拉的评论,大为震惊,当即放弃了自己写一部“反乌托邦政治小说”的念头。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从王小波的杂文集里看到反乌托邦三部曲的介绍,寻而读之,在那反动读物不多的年代,对老大哥题材的一针见血大有好感,顿成奥威尔脑残粉。但昆德拉同样是我所喜爱的作家,他的言论似乎也不容忽略。但从那时起我已有所感觉:小说大概也两类,如果说奥威尔和和索尔仁尼琴的写作是一条路,米沃什和昆德拉的写作却是另一条路。后者或许提供了一种更细腻、更为贴近文学本质的书写方式,但在一个以题材大小论高下的“主流”文学界,却是更易被忽略的一方。

  之后数年里,出于对文学和政治的双重失望感, 我一度不再读小说。但我一直没有停止思考这个问题:一部涉及宏大题材和深刻思想,而又不仅仅是思想的躯壳的科幻小说,又可能存在吗?国内科幻界业已进入了一个类型化的时代,两大流派分别是侧重技术的硬科幻(如《三体》)和越来越偏爱反乌托邦路线的软科幻,其风格和设定如出一辙:未来世界的庞大邪恶帝国,无处不在的老大哥式监控眼,追求自由的个体与国家机器之间的对抗,如此种种。代表作品如陈冠中老师的《2013:盛世中国》,以及马伯庸的中篇《寂静之城》,无一不是《1984》和《神经浪游者》的翻版。虽然这类作品的确不乏精彩之处,也有其现实意义,但仍不时令我失望一阵。莫非止步于戏仿经典和政治讽刺,就是软科幻小说追求“深度”的极限了吗?

  直到读到厄休拉·勒奎恩的作品,我的悲观论调才有所改变如果说,其他小说家在写“科幻故事”或“政治寓言”,勒奎恩书写的却是超越时代、政治体制和科幻设定的人性寓言。所有的理论和科技背景都是为表现普遍人性而存在,而不是对反乌托邦模式的僵硬套用。写于1974年的《一无所有》(The Dispossessed)不是我读勒奎恩的第一本书,却无疑是最为震撼人心、兼具诗性色彩和人文关怀的一部杰作。

  《一无所有》的故事发生在一对双子星球上:根据“奥多主义”思想建立并运行了一百七十年的无政府主义星球的物理学家谢维克,不满于社会结构的日渐僵化和对个人创造力的扼杀,愤而投奔另一颗星球:属于“政府主义者”和有产者的乌拉斯。(阿纳瑞斯移居者的祖先是从乌拉斯上分离出去的无政府主义者。)乌拉斯由三个国家组成:发达资本主义的伊奥国(类比美国)、高度集权的舍国(类比苏联)以及贫穷落后、经常因以上两国操纵而发生内战的本比利(类似于冷战期间的第三世界)。谢维克到访的是最富裕和最自由的伊奥国。经历了最初对私有制的种种好处的心醉神迷之后,他很快体验到了“资本主义的罪恶”:贫富差距巨大、性别不平等(女性没有受教育权和工作权)、以及在伊奥政府利用他的研究成果实现军事霸权的阴谋企图,这一切都颠覆了他作为“天真的无政府主义者”对乌拉斯的向往。终于,在参与了一场罢工游行,第一次目睹镇压、流血和死亡之后,他申请政治避难并返回了阿纳瑞斯,致力于这个并不完美,但最终更加自由的乌托邦社会的改进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18

帖子

30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30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科幻文学的困境就在于软硬之争,有人认为硬科幻好,因为那高中水准的科普样写作会给作品带来可信度,以此增高逼格。但是硬科幻的作者往往对核心点子雕琢过度,没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也没有有效的情节,有的只是为了展开点子而构想的虚假的推进。国内读者圈子比较活跃的那一群也有点二,对于像《发条女孩》以及本文提到的《一无所有》甚至《银河系漫游指南》他们都是不屑一顾的。他们在意的就是作者伪造的术词怎么堆砌的,以及刘慈欣式的抒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8

帖子

30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30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个出色的小说家,而不仅是“科幻小说家”或“女性小说家”。读她的作品,作为作者,感觉压力山大,作为读者,则感到异常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幻的另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7 天前
与黑暗的左手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譬如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文明以及这两个社会明显的对美苏两国的影射,只是一无所有之中这两个社会之间的差异与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关系更为密切;这其中对思想和人身自由的追求的象征意义也极为明显,尤其是倒数第三章谢维克拜托地球大使将他的理论传播开的一部分。书名“一无所有”,考虑到书中出现过许多次的“他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一类的描述,实在是令人深思;而如果注意到The Dispossessed同时也含有“被剥夺了的人”的另一层含义,这其中的双关和隐喻无疑是一个可以深入探讨的问题。最后,无论是物理学方面在共时理论中提出的一些对时间和宇宙的观点,还是社会学方面对奥多主义中诸多原则的讨论,实在都是非常非常有趣且值得看完书之后好好思考的。
回复

使用道具

0

主题

0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两个世界的原型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吧。个人的自由与社会的团结是永恒的矛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科幻写到这个程度非常服气了。方方面面细节的熨帖,从物质分配、协作方式、政治商议到社会和个体的思想观念。能够如此分子化真的了不起。双线的慢慢推进,到结局时交辉在一起,主角非常天真、非常理想主义、孤注一掷的举措……但我还是被感动了。依稀想到严锋在上一届的开题答辩上说:“缺一点正能量,缺一点正能量……”大概他会很喜欢这个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不太喜欢这种政治讨论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幻世界 译文版 读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根本不知道啥是无政府主义  不过倒是还认为国家主义好于资本主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工智能世界  

GMT+8, 2017-12-14 20:57 , Processed in 0.121331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