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工智能世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回复: 0

心理学上的恐怖谷效应

[复制链接]

9

主题

16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发表于 2017-8-9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心理学上来看的话,恐怖谷理论或许能够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我们对于AI机器人的恐惧。“恐怖谷”一词由日本机器人研究院Ernst Jentsch于1906年的论文《恐怖谷心理学》中提出,即当机器人越来越接近人类的时候,我们对它们的好感会提升,但是当机器人非常接近人类的时候,一旦到达某个临界点,我们的好感就对大幅度降低,甚至开始莫名的厌恶和惧怕。
为什么,因为当一个长着人的皮囊,但各项性能都超过人类、甚至克服了衰老与疾病的AI机器,人类的自尊感会被消弭于无形,而在这个时候,人们更担心的是人工智能产生独立意识,然后噬主。尽管,独立意识的产生方法现在只有几个假说而已,但需要思考的是,当一个AI的物种在智力、智商与能力等诸多方面均超出人类的时候,它是否还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人类的统治?
只要人类与一个人工智能的系统算法密切结合工作,那么人工智能可能向人类学习,继而实现人物的自动化进程,当AI专家不断将新研究转变为算法,然后加入现有系统中,使得AI设计变得越来越复杂,那么它的危险就来自于自我学习与进化,发展演化到一个足够复杂的系统,人们可能无法关掉某个本身具有运行指令的系统,因为程序正在通过某种逻辑让自己的效率最大化。
这样一来,即使出现未知后果的风险提高,我们逐渐的无法完全了解这些系统的运作结果,它们的失灵方式也多种多样。历史上大的灾难往往都由各种各样的小故障组合而来,这也意味着一种安全与失控的危险。
所谓的恐惧都是源于未知。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太快,而普通人却对人工智能的操作方式、运作逻辑与程序一无所知,它彷佛一只神秘的黑盒子,人们知道自己未来不可避免的将身处黑箱之中,却不知道黑箱的边界,而人们更担心人工智能收集各种数据,因为驱动大数据经济的AI应用程序,是基于人类的兴趣、爱好、生活方式等数据以及主观判断所设计的系统,而这种系统却比人类更了解自身,这会让人们的隐私荡然无存。当前已经有AI芯片问世,比普通芯片快十倍乃至上百倍。显然,这开辟了一系列的可能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6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loud1218 于 2017-8-9 10:19 编辑

从心理学上来看的话,恐怖谷理论或许能够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我们对于AI机器人的恐惧。“恐怖谷”一词由日本机器人研究院Ernst Jentsch于1906年的论文《恐怖谷心理学》中提出,即当机器人越来越接近人类的时候,我们对它们的好感会提升,但是当机器人非常接近人类的时候,一旦到达某个临界点,我们的好感就对大幅度降低,甚至开始莫名的厌恶和惧怕。

为什么,因为当一个长着人的皮囊,但各项性能都超过人类、甚至克服了衰老与疾病的AI机器,人类的自尊感会被消弭于无形,而在这个时候,人们更担心的是人工智能产生独立意识,然后噬主。尽管,独立意识的产生方法现在只有几个假说而已,但需要思考的是,当一个AI的物种在智力、智商与能力等诸多方面均超出人类的时候,它是否还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人类的统治?

只要人类与一个人工智能的系统算法密切结合工作,那么人工智能可能向人类学习,继而实现人物的自动化进程,当AI专家不断将新研究转变为算法,然后加入现有系统中,使得AI设计变得越来越复杂,那么它的危险就来自于自我学习与进化,发展演化到一个足够复杂的系统,人们可能无法关掉某个本身具有运行指令的系统,因为程序正在通过某种逻辑让自己的效率最大化。

这样一来,即使出现未知后果的风险提高,我们逐渐的无法完全了解这些系统的运作结果,它们的失灵方式也多种多样。历史上大的灾难往往都由各种各样的小故障组合而来,这也意味着一种安全与失控的危险。

所谓的恐惧都是源于未知。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太快,而普通人却对人工智能的操作方式、运作逻辑与程序一无所知,它彷佛一只神秘的黑盒子,人们知道自己未来不可避免的将身处黑箱之中,却不知道黑箱的边界,而人们更担心人工智能收集各种数据,因为驱动大数据经济的AI应用程序,是基于人类的兴趣、爱好、生活方式等数据以及主观判断所设计的系统,而这种系统却比人类更了解自身,这会让人们的隐私荡然无存。当前已经有AI芯片问世,比普通芯片快十倍乃至上百倍。显然,这开辟了一系列的可能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6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娃娃为什么很可怕,如果你也有同感,那么欢迎来到恐怖谷。

恐怖谷(Uncanny Valley)最早是在机器人、3D电脑动画和计算机图形学(Computer Graphics,简称CG)领域存在着一个的假设。这个假设是由日本现代仿真机器人教父级人物森政弘(Masahiro Mori)于1970年提出:当仿真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像真实人类,但又不是完美拟合时,作为观察者的人类会产生厌恶反应。

我们对于机器人的情感反应是随机器人和人类相似程度的增加而增加的,然而当相似度达到一定比例,我们的情感会突然逆转,产生厌恶感,而随着相似度的继续增加,我们的情感反应才会再次爬升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6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0: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我们看电影时产生的那种诡异的厌恶感,还真是普遍存在的心理现象呀。那么我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呢?对我们人类有什么好处吗?
跌入恐怖谷是为哪般?

解释恐怖谷现象成因的角度各异,但是大致都可以划归入两个阵营。第一个阵营认为恐怖谷效应是我们长期进化的产物,是对于从视觉上感知到的不正常个体的本能回避反应,以此来保护自己。具体来说,当我们看到仿真机器人的外观和动作既不像人类也不像典型的机器人时,我们就会觉得不正常,从而本能地产生了厌恶和恐惧的情绪——回避反应的典型情绪反应。

另一个阵营则认为恐怖谷源于我们基本的认知加工过程,是预期和现实之间不匹配所造成的一种认知和情绪的综合反应,类似于认知失调(同一时间持有两种矛盾的观点从而引起不舒服的感觉),即当我们预期仿真机器人应该像机器人一样但实际上却像人类一样做着各种表情时,我们就矛盾了、混乱了,认知上不能马上解决这种矛盾,进而催生了不安,甚至是恐怖等负性情绪。近些年,两个阵营中都有一些实证研究提供了支持。
恐怖谷或进化产物?

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的阿西夫•葛赞法(Asif Ghazanfar)实验室用长尾猕猴(long-tailed macaques)进行了一个实验,试图揭示恐怖谷是否是人类所独有的,从而探讨其是否是进化的产物。他们在实验中给猴子呈现了不仿真、仿真和真实的三种不同仿真程度猴脸影像,记录猴子观看这些影像的次数和时间,结果发现(如图)猴子们对于中间的仿真猴脸的注视次数和注视时间最短,出现了恐怖谷现象。因此证明了恐怖谷不是人类所独有的,很可能是进化的产物。

但是这种进化机制是先天印刻在我们基因之中还是伴随着后天环境因素发展出来的呢?

葛赞法教授和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们又在人类婴儿身上进行了这个实验。他们把人类面孔、恐怖面孔、极逼真面孔三种类型的影像给6、8、10、12个月大的婴儿观看,结果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婴儿对于恐怖面孔的注视时间呈线性趋势减少,而对于人类面孔的注视时间则线性增加,两者呈现相反的趋势,因此研究人员认为,人类恐怖谷现象很可能是伴随着婴儿对于人类面孔识别能力的发展而发展出的,而不是像动物本能的回避反应那样完全先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工智能世界  

GMT+8, 2017-8-21 23:49 , Processed in 0.086624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